你的位置:首页 > 人文奉贤

    奉贤很吵,总有一种声音会让你忍不住……

    来源:奉贤旅游      2018/1/30 9:18:22      点击:

    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声音。

    奉贤很吵,这种“吵”,相比较北京人的耍凭嘴、成都的麻将声、苏州的雨滴声,奉贤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个性。

    640.webp (5).jpg

    奉贤的“吵”源于它声音的多,多到每个都很普通,普通到我们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只记得我们看见了什么,却一直忽略我们还听见了什么。

    640.webp (6).jpg

    “马,旧付马伐”

    640.webp (7).jpg

    在十几年前,奉贤街头巷尾还是有不少收旧货的三轮小哥,车把手上都会装一个摇铃,骑一段 他就摇一下铃,紧接着便是一声“马,旧付马伐!(旧货卖不卖)

    那些家里有废旧物品需要清理掉的人会跑到窗口喊住小哥,把家里不用的废报纸、攒了很久的易拉罐、坏了的破收音机统统拿出来。小哥手速利落,把东西捆起来,掏出秤,按斤两给钱。

    一般也没多少,卖旧货所得基本上最后也会变成我的零花钱,所以我的童年岁月一直很期待那句“马旧付马伐”和那把摇铃的叮叮声…

    “霞刀,磨几刀”

    640.webp (8).jpg

    和收旧货三轮小哥异曲同工的是挑着磨刀石走街串巷的磨刀师傅。找定一个地方坐下,就开始吆喝起来“霞刀~磨几刀(削磨刀具)”…

    经过打磨的菜刀被师傅用戗子左右戗一戗,最后在磨刀石上来回磨,中间不断向磨刀石上浇水,磨一会儿之后,他会用食指轻轻试试刃口的锋利程度,约莫5分钟,一把菜刀就磨好了。这时候围观的邻里们都会纷纷回家取菜刀出来磨。

    现在人们生活条件好了,刀不锋利了就扔了重新买一把,有的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还有磨刀师这个行当。

    听醒木一声收,故事里她还在等候

    说书人合扇说从头,

    谁低眼,泪湿了衣袖

    640.webp (10).jpg

    很小的时候,我曾被爷爷带去老街的茶馆听说书。 

    夏季是听书的最佳时间,说书先生准备好一面铜钹子、一只筷子、一把扇子、一块响木,满座的书迷们边品茶边听书。随着醒木“啪”的一声扇子“chua”的一打开,大家很快就能进入那些精彩跌宕的情节中…说书人摇头晃脑,嘻笑怒骂,表情夸张,时而扮男时而扮女。说到高潮时,场内不时爆发出哄堂大笑。

    没有电视电脑收音机的那些年,奉贤人都曾被说书先生口中的白娘子感动、为美猴王叫好、也钦佩过诸葛亮的睿智、叹服花木兰的勇敢…

    “南桥车站到了,请配额从后门凹粗”

    640.webp (12).jpg

    2013年,大学暑假回家坐上南桥三路,第一次听到奉贤话版的公交报站,至今让我印象深刻。离家半年的孩子,听到这口乡音,激动到不行

    当时就希望某一天我带外地来的朋友坐公交车的时候,能一脸骄傲的说出:“听,这就是我们的方言!”

    “砰”瓜米花出炉了

    640.webp (13).jpg

    这个零食,基本上奉贤人都吃过,以前我们亲切的称它“瓜米花”,长大后才知道普通话叫“米花糖”。

    拉风箱、摇炉子、添木炭,就是制作瓜米花最常见的场景。

    通常在路边做瓜米花的都是夫妻搭档,男的摇着手中的炉子,控制着温度,一刻钟后随着“”的响声,浓浓的米香瞬间飘荡开来,在一团烟雾缭绕里,倒进去的米粒脱胎换骨般变成了瓜米花的。

    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一边期待瓜米花出炉,一边又有些害怕那个“砰”的响声。

    “咚咚咚”文化广场上的时钟

    640.webp (14).jpg

    文化广场后面的工业大楼顶部有一座钟楼,听家里大人说,这个钟从1989年开始就天天准点响起,从未延误过。在手表还不是人人戴得起的年代,这个钟楼是全南桥人的时间刻度表。

    以前只要你住在南桥,不管哪个位置,都能听到它的报点声。这两年已经很久没听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声音调轻了?

    小时候,小编以为它晚上不会响,有次就很无聊的坚持屏住不睡,想看它几点停。没想到…半夜12点还在报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