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话说奉贤

    话说奉贤(七十九)话说“江海”

    来源:      2017/5/15 10:08:30      点击:


    “江”、“海”两字在辞海里各有单独的解释,“江”为大河的总称;“海”为大洋的边缘、靠近大陆的区域。但翻阅了不少辞典,却找不到“江海”两字合并在一起的解释。而在奉贤的历史上,“江海”两字作为特定的称谓有其特定的含义,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发生着演变。

    江海不仅是一个地理范围,也是一个历史时期。作为建置机构的名称,在奉贤人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恐怕要数江海人民公社、江海乡、江海镇莫属了。但真正把江海作为一个机构的称谓,是在农业合作化时期,也就是上世纪的五十年代。那“江海“二字是怎么来的呢?  

    话说,在1952年的时候,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精神,在大力发展互助组的同时,试办初级农业合作社,当时的中共奉贤县委蹲点的南桥区砂碛乡汤寿昌互助组。为了响应号召,工作组组织了13户农民将183亩耕地、6头耕牛、13部水车、5条农船及其他生产资料集中起来,试办了当时苏南地区的第一个初级农业合作社。也就在同一年的4月,江苏省苏南行政公署专门派遣了一个14人的工作组,到砂碛乡帮助汤寿昌办合作社。

    合作社办起来以后,为合作社起一个什么名字,大家意见不统一,有的提出叫砂碛初级合作社,也有提出其他的名称,但都感到不理想。有一天,苏南行政公署农工部部长盛坚夫到合作社指导办社的工作,当知道了合作社起什么名字的时候,提出所办的合作社临江(黄浦江)濒海(东海),地处“江海”之间,就叫江海初级农业合作社吧。江海初级农业合作社由此而得名。

    后来,经苏南行政公署批准,江海初级合作社正式命名,从此,“江海”两字作为机构称谓在奉贤这块土地上留传至今,跨越半个多世纪。当时,办社的决策者们,为什么要起江海这个名字,说实话已经没有文字记载,但我们可以猜想,除了临江濒海的地理位置外,是否还有当时农业合作社这一崭新的生产模式,虽然尚处试办阶段,但必然像河水满江、东流入海一样,汇成一股滚滚向前的洪流,意为发展农业合作社的目标像“江海”一样宏伟、博大呢?

    1958年,奉贤等8个县划归上海市,1959年的9月,在当时南桥人民公社规模调整的时候,要将南桥镇区以外的区域新设立一个人民公社,又遇到了起名字的难题,一开始有人想以桥的名字命名,以当地较有名的秀龙桥作为公社的名字——秀龙人民公社,后来,决定还是沿用农业合作社的“江海”称谓,是不是因为好听,不得而知。后来经县政府批准定为江海人民公社,“江海”两字再次被留传下来。1984年政社分设时成立乡政府,1995年撤乡建镇时建立镇政府,均沿用“江海”名称。2001年,奉贤区第一次镇级行政区划调整,江海镇并入南桥镇,撤销江海镇建制,“江海”作为镇(乡)级机构称谓不复存在。

    虽然江海镇没有了,但“江海“二字依然以不同方式流传下来。2004年的时候,南桥镇人民政府在调整村级建置时,将原五星、江海、秀南3村合并为一个行政村,在确定村名时,不少有识之士认为,“江海”作为镇级建置机构名称已成为历史,应该保留下来,这也就有了后来的“江海村”。



    如今,你要问:江海在哪里?人们只能大概为你指出方位,在悦华那里,或者说在环城南路那里,谁也说不清江海究竟是指哪个地方,只是个泛泛的区域范围了。江海二字,现在还在奉贤人的生活中处处可见,江海机械厂、江海中心小学、江海路、江海花园、江海新村等等。无论如何改变,“江海” 二字几经波折得以保留,因为奉贤确实是一个通江达海的地方,也难再找出一个更合适的词汇了。


    江海花园


    上海奉贤区轨道交通5号线 江海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