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话说奉贤

    话说奉贤(二十一)倭寇犯境

    来源:      2017/5/5 16:00:05      点击:

    中国明朝到了中期的时候,日本国内正处在幕府统治时期,九州岛一带的封建诸侯纠集了一大批落魄失业的武士、商人和海盗,驾着海船漂洋过海来到中国沿海,不断骚扰沿海地区的百姓。因为在唐朝的时候,中国强大日本弱小,当时的唐王册封日本为“倭国”,这是一个极具鄙视色彩的词汇,所以当时的人们把这些来自日本的强盗称为“倭寇”。

    《倭寇图卷》中的倭寇

    在江南地区的华亭县柘林一带,就是当时倭寇为患苏浙沿海的一个重要基地,倭寇在这里安营扎寨建起了军事堡垒。说起为什么倭寇要在柘林建立军事基地,原因有很多,历史上是这样说的:“倭之据柘林,其故有三:一、各处登岸,多海涂搁浅,柘林独否,来易登岸,去易开;二、海滨至内地,必由小港出浦,若非潮至,则水涩难行,柘林之西独有上横泾、欢娱庵深阔,可纵行舟,片帆出浦,自叶榭十八里即抵郡城;三、地方素闻富饶,多蓄积,盛官室,屯聚有资,棲止可容。备倭者当知永鉴矣。”这些文言文有些难理解,翻译过来就是:柘林沿海海阔水深容易登岸下海,而且离开府城松江比较近,松江富庶,可以前去劫掠,又能快速逃跑,这就导致了柘林被倭寇作为理想的根据地长期驻扎了下来。

    早在明永乐十三年(公元1415年)的时候,这一年倭寇从海上大量涌入江南,当时驻守金山卫的指挥官侯端将这些倭寇引入城内进行巷战,结果把这波流寇打得落花流水,甚至追到了海上,把倭寇的船只都给烧毁了,从此以后的100年当中,华亭地区的倭寇就几乎绝迹了,这一现状一直维持到嘉靖年间。

    明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的4月,苏浙一带沿海的大倭寇林碧川、沈南山登陆华亭,并将据点设在了柘林。不仅如此,倭寇还集结兵力攻击当时的奉城,由于这股倭寇来得很急很凶,奉城守军猝不及防。当时城里的百户长名叫王阿,他率领队长陈九等人仓促地进行抵御,但在战斗中战死了。这一年的6月27日,奉城都司韩玺率领僧兵500人在四墩与倭寇展开了激战,与当时城里的监生梁家栋等人击毙了敌军80多人。这一年的10月份,这一批残余的倭寇见势不妙,已经失去了在此反扑的实力,因此只好悻悻而归,拖着老弱病残和千疮百孔的战船回到了日本。在这段时间里,总共有三个月,倭寇相继攻陷和侵扰了七八个沿海的卫所,包括川沙、南汇、柘林、奉城等这些地方。史书上对这一事件是这样描述的:“诸所乡镇,焚掠殆尽。”(《嘉靖东南平倭通录》)。这一年,浦东沿海一带200里,倭寇没有一天停止上岸袭扰居民的,可见当时倭寇的嚣张程度何等厉害。

    但是好景不长,嘉靖三十二(公元1553年)年10月,新一波的倭寇再一次准备从华亭(奉贤)沿海登陆,这一次他们知道柘林已经有了重兵把手,所以选择了另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叫作漴缺。这是一处柘林和金山卫的中间地带,貌似一个被撕裂了的大口子,潮汐来时,水深港阔,极其有利于倭寇登岸。就是利用这样一个地理上的优势,倭寇在此安营扎寨,成了金山卫城和柘林城堡之间的一个炸弹,两地的军事联防作用彻底丧失了。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到了3月27日这一天,90多个倭寇从漴缺老巢顷刻出动,突然向内地发起了攻击,一路上杀红了眼,大有一种如入无人之境的意思。就凭借着这90个人,倭寇很轻易地杀到了松江府城的南门,这些日本人只喜欢财宝,因为粮食无法运走,所以把当时府城的仓粮尽数焚毁了,松江城里的千户长童元、巡检李丛禄在这场战役中战死。倭寇得逞了以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干巷直接返回到了浦南,撤回到浦南沿海的漴缺老巢。

    那个时候,将军萧显驻守着下沙、新场两个地方,将军陈东、徐海驻扎在柘林,将军叶麻驻守在周浦。其实从战略上来看,这三个人的防御是互为犄角的,只要三人联手,倭寇是无法突破浦东防线的。4月12日这一天,倭寇打劫了松江以后进入浦东境内,人数大概在217人左右,这队人马经过新行驻扎了下来,到中午时又有160多人前来增援,由于天色已晚,这300多个倭寇就住在了东塘桥这个地方过夜,准备第二天经过金山去柘林。由于柘林一带的官军都去江苏剿贼,沿海防务反而空虚,正好让这股残寇有了可乘之机,甚至如入无人之境。倭寇在没有官军追击和阻拦的情况下,沿路袭扰了许多百姓和地方,尤其是把嘉定县城给洗劫一空。当官军得到线报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这股残匪早已缩回柘林老巢,再也不出来了。

    在这种尴尬的两难情形之下,朝廷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任命兵部尚书张泾担任官军总督,集中四方兵力集中清剿江南倭寇。

    话说到了嘉靖三十五年(公元1556年)正月的时候,松江府参将尚允绍从青村巡视回来,在路上突然遭遇了一股从新场来的倭寇。倭寇也不知道明军的情况,刚一遭遇,就一路逃窜,明军一直追到了四桥。其实这是一个圈套。倭寇这些年和明军作战,也积累了许多经验,他们知道明军求胜心切,所以故意把他们引入包围圈里,自己埋伏在四周,手持弓箭躲藏在隐蔽的地方。等明军到来时,倭寇们就拉开弓箭,万箭齐发。明军在明处,倭寇在暗处,明军只能是人仰马翻。这次也是一样,尚允绍率领的明军在四桥遭遇了倭寇的埋伏,他自己也被倭寇射来的毒箭击中。另外,指挥李田、鲍东莱,千户郭勋、崔彦章、李尚节、李鼎,百户赵武、陈清等人也都被射杀或是活捉,官军有400多人被俘虏.这个消息传到府城松江和京城,朝廷都为之震动。皇帝大怒,觉得这是天朝的耻辱,自从和倭寇开战以来还没有受过这么大的耻辱。明军竟然如此惨败,皇帝也急眼了,决定继续追加兵力,必须要在当年把倭寇彻底剿灭在江南。

    嘉靖皇帝震怒了,后果很严重,由此府城也惊动了。这一事件之后,华亭百姓几乎是草木皆兵,也可以说是全民皆兵。因为最高指示已经下达了,现在就是执行的问题了。二月初八这一天,剿匪总督杨宜被罢免,罪名就是剿匪不力,以兵部侍郎王诰代替他的职务。甚至于江苏巡抚曹邦辅也被革职了,由湖广按察使张景贤代替他,接下来又是一轮比较大的从上而下的人事变动,排兵布阵、战役设计、军事部署这些事情全面铺开,大家心里都紧绷着一根线,皇帝说了,当年必须剿灭倭寇,否则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这一年的4月中下旬,江南地区开始出现较长时间的雨季。根据经验,这个时候,倭寇一般都不会出来。明军决定就在这个时候去围剿倭寇,否则就可能丧失最有利的战机。上报朝廷之后,朝廷还是有些不放心,派了胡宗宪率领官军前来督战,关键时候一起参与会战。或许是朝廷确实想得周全,说来也巧,胡宗宪率领的这支官军正好在陶宅遭遇了倭寇的伫立,两军不期而遇,狭路相逢勇者胜,明军正憋着一股劲,见着倭寇不由分说刀斧相加,两军混战不可开交,好在浙江游击将军也从海上来,和胡宗宪一起砍杀倭寇,倭寇毕竟人数不敌明军,见势不妙,便逃窜到了漴缺,并从这里上了洋面。倭寇以为明军不擅长水战,到了杭州湾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5月初的时候,这股海上的倭寇又席卷而来,但他们放弃柘林的老巢,选择了离内陆较近的吕巷作为据点。明军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他们想自取灭亡么?倭寇竟然深入腹地,难道他们想让明军包围么?还是在唱空城计?其实,这是倭寇在酝酿一个更大的阴谋,在他们的计划里,吕巷这个地方正好是华亭的中心,他们在这里集结总兵力,一支向海门,以此入侵到扬州淮安,那里可是富庶之地;一支由松江进入上海;另一支由定海关为跳板侵略慈溪等地。每一支队伍都有数千人之多,大有一种决战的架势。倭寇的这个算盘打得确实好,但明军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正在抓紧调动兵马。明军这次学聪明了,并没有大张旗鼓,而是悄无声息地从四周调来了1万多铁骑,暗地里死死地将倭寇围在泖港周围,准备随机应变。果然不出所料,第一支倭寇首先从西南突破,准备侵袭桐乡。明军没有拦截,而是紧随其后。胡宗宪利用反间计让两个匪首自相残杀,致使这支倭寇不打自败。这一年的9月份,胡宗宪得到密报,说倭寇大头目徐海落脚在沈庄,于是明军集中几路大军从沿海开过来,将沈庄围得水泄不通,都说擒贼先擒王,杀死徐海,倭寇肯定会军心打乱。胡宗宪非常冷静。他是文人出身,所以善用计谋。他命令组织几十名弓箭手,箭头上点燃火把,万箭齐发,朝着徐海居住的房子一股脑儿射去。霎时间,房屋像火球一般,没有一个人逃出来,但能听见嘶声力竭的喊声。大火持续了两个时辰才熄灭,明军在火场里始终没有找到徐海的尸首。一开始大家以为这倭寇可能侥幸逃跑了,但是也不对,这房子被围得水泄不通,就算插翅也难飞,难道还有法力不成?当搜寻到屋后水塘边的时候军士们才发现,这匪首已经溺死在池塘里了。大概是被呛死的,也许是被淹死的,不得而知。不过也真是笑话,一个倭寇海盗竟然不会游泳,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徐海被歼灭以后不久,另一个倭寇头子陈东也被围困在海上,他的那些余党被分割包围了起来。这一年的10月底,这些倭寇有的被歼灭,有的逃回日本,有的饿死,有的溺死,有的不知所踪,总计有5000多人。

    到此为止,华亭本地的倭患被彻底清除,从此也很少听到有倭寇的事情了。这就是简要解说的为害百年的明朝华亭倭寇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