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话说奉贤

    话说奉贤(六)印象庄行

    来源:      2017/5/5 11:55:02      点击:

      庄行一开始并不叫庄行,宋代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在元末明初的时候,东市才逐渐形成小集镇,因为有姓盛的人家聚族而居在这里,所以一开始庄行被称作盛家厍。300年后,到了明朝洪武年初,一个姓庄的人改变了这个地方的历史,因为他在这里开设了一家庄家花米行,声名渐响,庄家行代替了盛家厍,庄家行一词又慢慢演变成了今天的庄行。

    花米庄行

      粗略算下来,庄行也有近千年的历史了,幸运的是,庄行至今留存有较好的老街风貌,分布在东西街和河南街。东西街位于庄行市河的北面,东段称东街,西段唤西街,街面二三米宽的样子,从东到西走过还是需要些时间的,两边多是木门格子窗,黑瓦、青砖、雕花廊柱、间或以木做墙的老房子,街上人流不少,叫卖声、车铃声、过路人的喧闹声不绝于耳,有乡间阿婆骑过三轮车,也有轰的一声一辆摩托车在你的身旁驶过,街面上有百态齐放的忙碌人,也有气定神闲上了年纪踱步的老庄行,张家长李家短地做着竹椅或小矮凳坐在一起闲聊,说说天气,扯扯牛皮,在夕阳落下的余辉里静静享受着一个老镇所赋予他们的闲散时光。    

    奉贤庄行古街

      如果你是一个初到庄行的人,向当地人打听“庄行最老的街道是哪几条”,人们肯定都会热情而诚恳地告诉你“是东西街和河南街”。前些年,庄行最为热闹的东西街上的店家,老建筑外形与过去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店里的摆设也像很多年前一样,比如百货店的结构,商品的布置,包括售货员坐的那把老椅子,站起时看顾客的眼神和姿势,很容易让人想起七八十年代去店里买东西,看见售货员开票,夹子在头顶的线上刷刷飞来又飞去的情景。一家老理发店坐落在西街的某一段路上,就像一个章节的某一个句子,或者一个符号,从老旧的器具看出一个年代被定格在了这里;理发室有的地方落满灰,有的地方因为长期的打磨越发光亮,陈得愈发显得古旧,就像谁家对准街面的一架木梯,红褐深沉的,有的地方被摸得光鲜呈亮,让人想起那些轻易不会察觉却已经无声溜走的日子。

      据史料记载,庄行的东西街和河南街都形成于1368年,保留着混弄堂、油车弄、露胥堂弄和牌楼弄等历史建筑群以及石牌楼等构筑物,有时候不经意的行走会带给你许多奇妙的惊喜。到了庄行,你会发现河南街和东西街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东西街上连绵的沿街古建筑多为木楼,颇有气势,大部分保留完好;而位于市河南面的河南街一边是河,所以只有一边的沿街建筑,而古楼只有散落的几处,与东西街相比,显然是破旧了一些,而且缺少些古味儿。

      走在河南街上,让人感触颇深的是这里的环境充满着悠闲的气息,傍着江南水乡人家的小河流,沿河栽种的有些年头的绿木成荫,傍晚的时候老街上的人显得比较清闲,一路上都是徐步而行,以老人居多,或许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隔岸观东西街临水一面建筑的风景。庄行人是懂得享受生活的,因为懂得看风景的人也必定是懂得美、懂得生活的。

      若是想要看得更加细致和真切,就要变换着角度去观察庄行。当你路过两街相衔的古桥就一定要上去感受一番的。站在桥上看一看河和临河的景色,总能让你找到令你欣喜和惊讶的地方,但殊不知你在桥上看庄行,庄行人也在窗口看你,简直美得像诗画一样。有一种地方有美得说不清楚的感觉,非笔墨所能形容绘写的,庄行就是如此。庄行因河成街,它的市河是个特色,因为比较长,架在上面的古桥很多,古桥犹如婴儿的脐带,与庄行与生俱来。或许是生活需要使然,没有一座被废弃。庄行古石桥数量多,但都比较瘦窄,最宽的也只能容三四人过去,大多是容一两人走过的石桥;一些石桥因为经年风化,或多或少都有些残缺,但并不影响其美观。

      走下桥,踏上古镇的中心——东西街,这是老庄行的核心地带,在这里,你经常能看到在一个小夹弄口有两个年岁长些的老人在闲谈。如果你问他们庄行有没有古老一点的建筑,他们肯定是先犹豫一下,然后一一地盘点给你听:古老一点的是有的,比如说以前的牌楼,可惜在“文革”中拆了,还有就是东西街蛮老的,还有那个说不上名字的马头墙房子等等。

      说到马头墙的房子,应该说在上海地区是并不多见的,因为“马头墙”的建筑样式是徽派建筑的重要特征。马头墙的发明是因为徽州旧时建筑村落房屋密集,马头墙能起到防火、防风的作用,在居宅的两山墙顶部砌筑有高出屋面的“封火墙”,因形似马头,故称“马头墙”,是安徽徽州的特色建筑。而对于上海来说,马头墙绝对属于泊来之物,通过合理的推测,我们完全可以想见当年的房主很可能是从安徽徽州移民过来的商人或儒家。

      今天的庄行是历史庄行的延续,希望它继续延续下去。还记得戴望舒的那首《雨巷》么?找个淅沥的雨天,漫步庄行,触摸诗人独有的意境,感受庄行的恬静和悠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