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话说奉贤

    话说奉贤(二十二)大明冤案

    来源:      2017/5/5 16:09:36      点击:

    中国古代有“京观”的传统,说穿了就是打了胜仗之后,把敌人尸体堆在一起,盖土夯实,筑成一个大土堆,用来传扬军威、震慑敌人。明代的时候抗倭战役众多,东南沿海留下了许多“倭墩”、“倭冢”,有些后来就成了当地的地名。

     日本的倭冢

    倭寇在江南一带横行猖獗,其中有一个原因值得玩味,那就是江南民风柔弱,军队缺乏战斗力。面对这样一种情况,朝中就有大臣提议,可以调广西、湖南等地狼兵(壮族)和土兵(苗族、土家族)前来作战,以此打击倭寇的嚣张气焰。当时有个人名叫张经,曾任两广总督,能指挥狼兵、土兵,于是朝廷就任命他总督沿海军务,专事剿倭。在张经调兵遣将的同时,倭寇以柘林和川沙(今上海奉贤和浦东)为大本营,越聚越多,达到了2万人,他们四处烧杀抢掠,乍浦、华亭、桐乡等地都受到侵犯。


    张经(明朝兵部尚书)


    历史链接:张经其人

    张经(公元1492~1555年),字廷彝,号半洲,福建候官县(今福建福州)洪塘乡人。明正德十二年(公元1517年)进士。授嘉兴知县。明嘉靖四年(公元1525年),召为吏科给事中,历户科都给事中、太仆少卿、右副都御史,协理院事。嘉靖十六年进兵部右侍郎,总督两广军务,以镇压广西大藤峡瑶民起义有功,进兵部左侍郎。

    明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的3月,广西田州女土 司瓦氏夫人等率狼兵6000多人赶到江浙,张经指挥明军分三路进占松江、金山、奉贤和乍浦,对倭寇形成包围态势。就在这时,朝廷派来钦差大臣赵文华,此人是大奸臣严嵩的干儿子,不懂军事,却急于立功。他一再催促张经出战歼敌,而张经却认为胜算不大,要求等等再看,坚持要等湖南保靖和永顺的土兵到来之后再与倭寇决战。赵文华立功心切,却又指挥不动张经,就直接鼓动狼兵出战,狼兵觉得他是钦差大臣只能听命,结果导致狼兵吃了大亏死伤无数。这时倭寇见狼兵也并不可怕,于是就更加猖狂了。这一年的4月中旬,16000多名狼兵、土兵终于全部到齐了,再加上其他明军,人数已大大超过倭寇。张经这时候才认为可以出击了。

    4月下旬,盘踞在奉贤柘林的4000多倭寇终于出动了,从金山卫经乍浦、海盐,再向北进犯嘉兴。张经派卢镗率军出城迎敌,与尾追倭寇而来的海盐兵两面夹击,形成包围之势,结果斩获倭贼数百人,大获全胜。兵败的倭寇只能向北流窜,在平望一带被狼兵和当地军民遇到,又被打得大败,于是拖着残部窜到了吴江。倭寇在这里却遇见了明军主力,结果又被斩杀了300多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倭寇只能向南回窜,试图回到柘林老巢休整。

    可哪曾想,张经在嘉兴指挥各路明军,把倭寇团团包围在了江浙两省交界的水网地带,这里水道纵横,倭寇进得来却出不去,这时俞大猷率领永顺土兵从北边也杀来了,卢镗率保靖土兵在南面拦截,汤克宽率水军在中路击敌,其他各路兵马也都投入围追堵截,真可谓是全民皆兵,明军已经张开了一张天罗地网等待倭寇来钻了。5月初,明军向被合围起来的倭寇发起攻击,斩杀1980多人,烧死、淹死和自杀而死的倭寇也不计其数,逃回柘林的倭寇不足200人。这一仗,在历史上被称为“王江泾大捷”,是载入抗倭历史上明军取得的第一个大胜利。  

    评说:故事还没有完全结束。最诡异的事情还在后头。明军取得大捷之后,捷报还未送到京城,朝廷就下诏逮捕了张经、汤克宽及浙江巡抚李天宠等有功之臣。原来,在众将士忙于作战时,赵文华却向皇帝打了小报告,颠倒功过,说张经“玩寇殃民”、“养寇失机”,说李天宠“嗜酒废事”,说汤克宽“报功塞责”。赵文华这样做,一是为了排斥异己,二是为了和浙江巡按御史胡宗宪冒领大捷之功。嘉靖皇帝本来就糊涂,加上严嵩在一旁添油加醋,居然真的奖励赵文华和胡宗宪,而将张经、李天宠推出午门问斩,可谓“天下冤之”;汤克宽、俞大猷两人则被降职使用,以观后效。好在苍天有眼,张经死后十多年,隆庆皇帝即位,这位皇帝可是不糊涂,将老爹钦定的案子给翻了过来,张经这才得到平反昭雪。可奇怪的是,在后来万历年间编的史书上,在提及华亭、嘉兴一战的功劳时仍然只字不提张经,将功劳全部归于了八竿子打不着的胡宗宪,明朝的黑暗,于此可见一斑。

    这就是那个与奉贤有关的明朝惊天冤案的始末。400多年的风吹雨打,湮没了无数往事,好在是非曲直自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