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话说奉贤

    话说奉贤(七十八)话说二桥“工字蟹”

    来源:      2017/5/15 9:47:19      点击:

    话说清末民初,在十里洋场上海滩,繁华的福州路商业街上,上海“王宝和”酒家赫赫有名。每年的九月菊黄蟹肥时,沪上一批达贵显宦、文人墨客,纷至沓来。品蟹、赏蟹、咏蟹、读蟹。厅堂灯红猜拳尽觞,包厢酒绿浅唱低吟。酣畅尝新蟹宴、蟹羹、蟹粉、蟹黄等蟹文化珍馐。王宝和酒家可谓“财源茂盛,日进斗金”。探其秘诀,都源自于酒家金字招牌“独家烹饪二桥工字蟹”。



    那么,工字蟹是什么?二桥又在哪里呢?清光绪《奉贤县志》载:“二桥在头桥北三里,道光年间成市,距县治(今奉城)九里。”二桥工字蟹,盛产于二桥港流域,因其蟹体背壳自然长有“工”字形纹印而得名。民国初期,奉贤的《东二乡乡土志》有这样的文字记载:“工字蟹为头桥特产,产自二桥港。”

    二桥港,是一条河道的名称,在哪里呢?它起自头桥的分水墩,讫于泰日的面丈港,东西横亘六里多。因为地处奉贤东乡腹地,不受江水潮汐冲刷,水深恬静,水质敦厚澄清,为蟹群生长繁殖提供优良生存环境。由于没有潮汐,河港水浮草、水浮莲、菱角禾等水生植物茂盛,又多腐蚀水生饵料,为蟹群提供了充裕食料。再则,二桥港属奉贤东部主航道奉(城)新(场)港的支流,舟楫水运平缓,也为蟹群提供了安逸的生存家园,得以繁衍生息。

    由于上述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环境,成就了二桥工字蟹品质上乘。工字蟹乌锈健老,铁黑光泽,金爪黄毛,肉质鲜嫩味美,雌蟹多蟹黄,雄蟹多蟹膏。硕大个重,均在半斤以上。即时即捕的二桥工字蟹,更是市场抢手货、酒家品牌货。食者发出“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的感叹,媲美“未识阳澄愧对目,不食螃蟹辜负腹”之赞词。

    到了金风送爽,稻谷飘香时节,菊黄蟹肥。入夜,田野阒然,万籁俱寂。仰望银汉繁星闪闪,苍穹茫茫;俯首长河渔火点点,波光粼粼。江南水乡的这番秋色夜景,令人陶醉,伟大诗人杜甫“秋水清无底,萧然静客心”之诗意蓦然而生。但田家则无暇秋色,农耕之余结筚为庇扎营,二桥港两岸蟹簖连连绵绵,蟹棚间间隙隙,落落棋布。把茅为垫蒲团,悄悄地张灯布网,静静地凝神拦捕,古韵 “鱼田丰顷,围以蟹簖”画卷展现。



    据说,“工字蟹”的盛名在上海滩上远远大于今天的“阳澄湖大闸蟹”。话说1937年,,号称浦东第三轧花厂的奉贤分水墩鼎和泰轧花厂老板、奉贤早期工商实业家陈云逵,遭到当时自称国民党奉贤县地下县长李伯全的绑架,勒索巨款。陈被诈后隐居上海,合伙在上海福州路开设“大利酒家”,与王宝和酒家遥相对峙成犄角之势。也经营其家乡特产——二桥工字蟹菜肴,一举打破王宝和独家经营二桥工字蟹之局面。但可喜的是,两酒家友好相处,同行间互不倾轧拆台,烹饪又各有所长,和气生财,蟹味菜肴生意各自红红火火,平分秋色。



    “八一三”抗战爆发,上海沦陷,浦东日伪顽敌侵扰乡间,老百姓畏惧甚于匪患,稍时间隙夜捕,遂使二桥工字蟹上市量锐减。物以稀为贵,更使二桥工字蟹身价倍增,食之不易,蜚声沪上。


    工字蟹骤减,与当时的水利条件也有很大关系。政府重视兴修农田水利,先后开凿浦南运河,疏浚拓宽奉新港和二桥港毗邻的南汇大治河,这也使得奉(贤)南(汇)两县水系四通八达,水流顺畅。纳黄浦江潮汐入二桥港,变静水河为活水港,潮起潮落,使水质淡薄浑黄,河港水生植物奇少,原先适宜蟹群生长繁殖的诸多自然生态环境遂成过去。从此,二桥工字蟹开始退化,逐渐地淡出了酒肆餐桌,匿迹于历史长河中,留存于人们的记忆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