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话说奉贤

    话说奉贤(四十五)泰日书场

    来源:      2017/5/8 15:48:52      点击:

    品一杯香茗,听着吴侬软语的说拉弹唱,一下午的悠闲时光就这么度过……老上海听客们对评弹书场的记忆大多是温馨和甜蜜的,但岁月如梭,当生活越来越美好、越来越富足之时,在书场听书,却渐渐变得不那么容易起来。

    评弹书场鼎盛之时,全上海约有大大小小书场500家,现如今只剩下60多家,而且大多数地处郊区。在市中心已很难觅到正宗的评弹书场,即使能在内环线找到一家,简陋的舞台、压抑的环境也告诉你,书场的生存状况非常糟糕。让书场经营人更感头疼的是找不到好的演员压场,有人甚至感叹:“年纪轻的卖相好的都去景点、茶楼唱开篇赚大钱,书场里全靠痴迷评弹一辈子的老演员来撑台面。”

    其实,以苏州评弹为主的书场在上海开埠后就有了,20世纪四五十年代,听书曾是市民仅次于看电影的第二大娱乐活动,那时候电影不是谁都看得起的,而评书价廉物美,正是最好的去处。然而眼下,虽然书场的听众仍然不少,但由于票价太低、经营不善等原因,很多书场正遭遇关门倒闭的威胁。去年,一封“救救奉贤泰日老年书场”的求助信被送到了市领导手中,书场的命运从来没有如此紧迫地呈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每天下午的12点半,在金汇镇泰日老年书场,一间能坐120多人的教室里几乎座无虚席,就连旁边的加座上也挤满了人。除了本地居民外,还有不少是从浦东、闵行等地专程前来的老听众。

    奉贤区金汇镇泰日书场奉贤网

    一位书场老听众说:我是从航头过来的,航头那边原来有书场的,现在没有了。

    创建于20世纪70年代的泰日老年书场位于当地一所废弃小学的校舍内。评弹书桌是原来的老讲台。顶上的风扇和日光灯锈迹斑斑,车棚破旧狭小。老板张国强内心是纠结的,别看听客人数多,但是书场却是日日亏钱。这里听书每人3元,按每场100多人算,收入也只有300多元。但是,一些好的评弹演员演出费用都在每天300元以上,再加上水电煤的开销,基本就是入不敷出了,一个月就要亏损1500多元。其实现在的书场确实面临很多问题,听众都是老年人,如果涨价,他们肯定承担不起;如果关门,几百位老听众就少了一个听书聊天的去处,这又将带来很多社会问题,确实很难。

    奉贤泰日书场只是一个点,书场的命运确实是一个热点,或许这是传统与现代、慢节奏与快节奏、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之争吧。

    评弹的命运其实有一个过程,现在上海的书场大多经营惨淡,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全市的书场听众却仍有360万人次。有一位喜爱评弹的老听客说:“现在的书场里听不到评弹。”他的意思显然不是说书场里没有评弹演出,而是指这些演出中评弹艺术的含量太少了。他的话,也指出了当前评弹演出的另一个真实现状。


    任何一种曲艺样式的兴旺都会伴随着大批大师级人物的出现,就好比梅兰芳之于京剧,常香玉之于豫剧,徐玉兰之于越剧一样,但是随着老艺人们的相继萎谢和退出书坛,传统书目的演出也就越来越少,水平也参差不齐,评弹艺术也随之不断流失。过去,老师便是艺术的传承者。如今,传统书目多沉泯,市场化的运作也显现出这门古老技艺所面临的尴尬。有人说,评弹遭遇了困境,那这困境该如何走出去呢?或许这需要我们更深入的思考。就像有人说,我们现在很多东西都是快餐式的,快餐吃多了伤胃,细嚼慢咽才适合中国人的肠胃,难道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