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话说奉贤

    话说奉贤(二十三)奉贤辛亥年

    来源:      2017/5/5 16:23:58      点击:

    一部《走向共和》,让人们对百年前的那场大事件重新认识了一番,可你知道就在辛亥年(公元1911年),奉贤发生了什么吗?

    在推翻清朝的辛亥革命史上,我们一般都认为武昌起义是最重要的,其实不然,武昌起义原则上是失败的,而成功的关键在于其他地方的响应,其中上海起义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这不仅因为上海是当时中国的经济重镇、文化中心,集金融、贸易、工业、新闻、出版诸多中心于一体,而且因为上海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国际性都市,为中外交通枢纽,一举一动,朝野关注,世界瞩目。

    了解一些历史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武昌起义主要靠兵力,也就是靠新军的力量,上海起义主要靠民力,市民的力量。说到原因,其实也简单,上海不是虎踞龙盘式的军事要隘,城墙到清末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桎梏,已经失去了军事上的意义了,而这其中“绅商”的作用是关键性的。绅商是什么?我们先拆开来看,绅指士绅,商指商人,在传统社会里本指两类人,士农工商,一头一尾,商尤其被人看不起,而在晚清的上海,这两个冤家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亲家,被并提混称为“绅商”,在后来的大历史中竟然不期而遇。

    当时的上海是一种什么情况呢?1911年的11月5日,也就是上海起义成功的第二天,奉贤、南汇、川沙的绅士王忍庭、唐少兰几个人找到上海县城里的总督稽查长李长民,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求上海军政府拨兵光复各县各镇,虽然这也是象征性的,不需要打仗,但在地方士绅看来却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李长民是个地道的本地人,出生在南汇,上海起义时,率领商团参加了攻打制造局的战斗。因为他的资历,就向上海军政府反映了上海周边几个县的情况。军政分府研究了一下,决定派李长民率领商团敢死队20人,张志成率民军20人去往南汇光复。

    再来说奉贤,当时的奉贤虽然县城在奉城,但经济中心确实在南桥。所以革命最早是从南桥开始的,然后才逐渐向东扩展。1911年11月6日这一天,南桥镇的清军巡防营管带余梦熊去了上海,南桥的防务出现群龙无首的情况,而且在老百姓中间都在流传,有军官要发动兵变,顿时间南桥人心惶惶,很多商铺都关了门。

    南桥镇是个商贾林立的地方,有钱人多,前面说到的绅商在这里也不计其数,有了钱就想有权,捐个官做也不乏其人。南桥有个大人物,名叫陈端甫,这个人不仅自己有产业,在清末的南桥也是大名鼎鼎,据说县太爷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就是这样一个具有极强政治嗅觉的人,在这个改朝换代的当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就趁着兵营混乱的机会,带着南桥的另外两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庄笛僧、宋惕深急忙赶到南桥军营慰劳将士,官兵们对他也是刮目相看,尤其是那个混乱的时候,军官们都表示愿意为他效力。就这样,商人出身的陈端甫基本控制了南桥的防务,南桥的命运也就掌握在了这个人的手里。

    陈端甫是个有政治头脑的人,虽然是个商人,但是深谙时局之道。陈端甫也有顾虑,他害怕自己的实力还不能控制局面,于是派人连夜去松江联系增援,虽然没有打仗的迹象,但事前还是要做好准备,他请求松江能派水师过来,一旦有什么变故好做应对。

    陈端甫一晚上没有合眼,就在7日的黎明,天还没有亮,陈、庄等人就带着一大队人马来到了巡防营的军械库,这里有几十支火枪,现在必须封锁起来,万一流落出去,或者落到有私心的军官手里,那是不堪设想的事情。尽管如此,陈端甫还是不放心,便专门挑选自己信得过的六七个人值班,不仅如此,还找来了一把十斤重的大锁把军械库锁了起来,钥匙带在自己身上,这才放下心来。

    控制了南桥镇上的兵勇又拿下了武器库,陈端甫基本上把南桥拿捏在了手里。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由于事先想得周全,连夜赶制了几百面白旗,一早上分发给全镇的商户人家,要求把白旗悬挂在门口。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据说当时革命党还没有制定新国旗,为了区别原来大清国的黄龙旗,就用白旗来替代,还有一种说法,说是推翻满清汉族人重新掌权,挂白旗是为了给明朝末代皇帝崇祯戴孝,总之挂了白旗就表示独立了,脱离了清政府,一时间各种说法充斥在市井里,但不管怎样南桥算是光复了。

    但是事情还在继续,毕竟南桥不是县城,奉贤光复要等东部30里外的奉城光复了之后才能算,包括陈端甫在内的南桥士绅想了很多,因为奉城和南桥不一样,有城墙还有驻军,万一清军关起城门拼死抵抗怎么办,虽然大清期数已尽,光复是迟早的事,但总会有贫民的死伤,那样的话事情就大了。不过有一个好消息从奉城传来,说是奉贤县令赵黻鸿三天前已经卷巨款潜逃,离开之前还把县令的印信托人送到了南桥,这是给自己留后路,虽然是大清的官,但还是心向革命的。南桥的士绅们听到这个消息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奉城光复的最大障碍去除了,现在就是要推举一个领袖人物前去奉城接收防务了,当然最合适的还是这个陈端甫。

    11月8日,陈端甫率领商团数百人从南桥出发,沿着里护塘一路向东,向奉城进发,自从县令赵黻鸿逃走以后,奉城俨然就是一座空城了,没有短兵相接的血腥场面,全城百姓也事先得到了风声,连同守城官兵在内的城里人全部出城迎接,城楼上也插上了象征独立光复的白旗,在奉城十字街上,还张贴了安民榜文,城里也没有较大的骚动。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去往上海的巡防营管带余梦熊回来了,在他不在南桥的这三天里,奉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他是清朝军官,但在奉贤也算是个名人,有一定的权威,再加上这人还算开明,所以江苏都督程德全令继续让他统领南桥的防务,照常供差,之前被陈端甫掌管的所有军械,都如数归还给了巡防营的官兵。

    就这样,奉贤在名义上光复了。奉城光复的第二天,各界在南桥镇集议,推举朱家驹为民政长,陈鸿恩为司令长,陆渠为财政长,孙寿同为司法长。同年,县政府报请江苏省议会,决定把县城从奉城迁到南桥。虽然东乡士绅百般阻挠,但还是没有用。第二年,南桥称为奉贤县城。也就是从这一年起,奉贤的男人们就再也不用留辫子了。


    辛亥革命期间,参加上海起义的奉贤人有很多,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

    沈梦莲  范钦翰  范钦候

    姜遇文  李卓敏  钱叔仁

    庄韻笙  鲍寄堂  吴彩堂

    胡坤生  范钦翰  范学洲

    姜遇文  太保阿连


    值得一提的是,参加辛亥革命上海起义的范钦翰,后来奉命去南京总统府附近担任孙中山的警戒,南北谈判时又担任了南方代表团的警卫。


    奉贤籍人士参加同盟会的有:

    庄行人邹兴邦     

    泰日周隽臣    

    范钦翰     

    庄行人庄正贵     

    庄行人庄印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