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话说奉贤

    话说奉贤(五十七)华亭第一甲

    来源:      2017/5/8 16:57:13      点击:

    现在每年的高考都会出现一些高考状元,这状元二字古已有之,这里我们就专门来说一说状元轶事以及奉贤的状元。首先,状元二字作何解呢?在科举时代,称殿试第一名为状元,殿试是皇帝主持的考试,考上的那就是天子门生。据说唐朝的时候,举人赴京应礼部试者皆须投状,所以称居首者为状头,故有状元之称,一直沿用到今天。

    在北京的孔庙内,至今仍保存着元、明、清三代198座进士题名碑,上刻有51624位进士的姓名、籍贯和名次,这些都是中国几千年来的知识精英。在每座题名碑的旁边,还有一块解释牌,讲述本座题名碑上的科考趣事和状元故事。其中很多,读来都让人忍俊不禁。

    饽饽状元:清康熙三十六年(公元1697年)丁卯科的状元,是江苏铜山人李蟠。他家境贫寒,进京科考时没有盘缠,便带了30个馒头。每天早中晚,顿顿吃馒头。开考那天,别人都交卷了,他还没答完,急得满头大汗,一直写到四更天。一天三顿吃馒头,不仅是一种心志,还是一种能力。难怪康熙皇帝听说了他的故事以后,会钦点其为状元。

    鸭蛋状元:明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年)丁未科状元黄士俊,家里很穷。34岁时想进京赶考,找岳父去借路费。岳父见他衣衫褴褛,连客厅都没让他进,只给了他两个鸭蛋。岳父家的仆人可怜他,偷偷给了他一点钱。没想到,这个黄士俊竟然高中状元。后来他以“鸭蛋”为题,写了一篇文章送给岳父。其中很多名言警句,广为流传。和《儒林外史》中范进的岳父一样,黄士俊的岳父也是一个势利眼。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任何事情都在变化之中。穷人可能变成富人,乞丐也可能变成状元。

    从末名到头名的状元:明万历七年(公元1579年),福建人翁正春以乡试最后一名的成绩中举。以后多次参加进士考试,都没有上榜。到了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壬辰科,他再次进京赶考,不仅进士及第,而且还成为状元。翁正春的可贵在于不灰心,不放弃。要想战胜别人,首先战胜自己。

    因名字成状元:清乾隆五十四年(公元1789年)乙酉科开考的时候,乾隆皇帝已经79岁高龄。年龄问题,成为他主要的心理负担。殿试过后,阅卷大臣将前十名的卷子呈送他审定。当乾隆看到第十名时,见这个考生的名字叫胡长龄,不免心中一动。“长龄”两字,不是意味着长命百岁吗?于是大笔一挥,钦点胡长龄为状元。以名字取状元,堪为千古笑柄。

    抓阄抓出的状元:明崇祯皇帝即位后,很想有所作为。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即开科取士。殿试后,阅卷大臣精心挑选了前36名的卷子呈给崇祯审定。但崇祯怀疑凭自己的眼力未必能选出贤才,于是焚香祷告上天,请求赐给真才。随后又将这36名进士的名字抄下,做成阄儿,放入罐内,再用金筷子去夹。结果夹了三次,都是刘若宰,因此就定刘若宰为状元。这个崇祯皇帝也有点太窝囊了,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神灵那里,这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就算有本事不自信也是白搭。当领导,最怕优柔寡断。你自己看不准,可以让大臣们拿意见啊。明明自己不行,又不承认不行,结果误了考生,也丢了祖宗的江山。

    当官时间最短的状元:明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庚戌科状元林震,授翰林院修撰。但他当官一个月,就看不惯官场作风,请求辞职归田,回家种地去了。人家考了几十年挤破脑袋都想考状元做官,可他看得却如此淡然。不过人各有志,当状元有当状元的快乐,当农民有当农民的快乐。快乐在于感觉,幸福在于满足,不要强人所难,也不要强己所难,少了一个平庸的状元,或许会诞生一个优秀的农民。

    当然,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明万历三十八年(公元1610年)庚戌科进士韩敬,通过活动,花四万两银子弄了个状元,所以人称“四万两状元”;广东番禺人梁于渭,扬言自己一定能夺魁,结果只考了个二甲112名,回家后觉得脸上无光,便在自家大门和灯笼上都写上“候补状元及第”字样,自称“候补状元”。不是每个人的理想都能够实现,做美梦,走歪道,就可能丢人现眼。 

    这些状元的有趣故事还有很多,要说明的就是,历史上的状元也不是千篇一律的,有真有假、有虚有实。不过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状元,确实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状元,他也是华亭、奉贤的第一个状元,人称华亭鼎甲的卫泾。

    据史书记载:“状元及第,华亭鼎甲自泾始”。这句话传递了一个很明确的信息:卫泾是有史以来华亭的第一个状元。卫泾,字请叔,号后乐居士,生于南宋绍兴二十九年(公元1159年),卒于南宋宝庆二年(公元1226年),是1184年甲辰科的状元。他不仅博学多才,而且为人正直,不畏权势,指斥奸佞,因而屡受打击。后来贬官回乡,修建了西花园,以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自勉,把园中的堂屋取名为“后乐堂”,集所写的诗文为《后乐集》,这也就是卫泾自号后乐居士的由来。

    有一个问题出现了,既然卫泾是“华亭鼎甲”,那为什么诸多史书不将他列入上海的状元呢?其实这有历史的原因。据《卫泾塘志铭》记载,卫泾的祖先是山东人,唐朝末年的时候天下大乱,因此他的先祖就携带着家眷南迁,寄居在了嘉兴府华亭县,也就是今天的奉贤一带,据说后来也去过昆山。当时,华亭县的地域,包括今天的上海西南部,嘉兴、海盐、昆山等部分地区,县治在松江。现在又出现了第二个问题,既然卫泾是华亭人,那么他的祖先南迁到了华亭的何地呢?据史书上说:卫泾“原籍萧塘,后迁江苏昆山”。萧塘对奉贤人来说是很熟悉的,这一带是古华亭的地域范围之内,因此称卫泾是华亭状元也言之有缘。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卫泾出生的石浦乡在昆山的东南境,东连青浦,其地域也属华亭县,说卫泾是华亭状元显然也是没有错的。无论哪一种说怯,卫泾与上海的确有着密切的地缘关系。

    现在我们认为卫泾是奉贤人,但他后来搬到了昆山居住,昆山人也说他是昆山人,这自然也没有问题。昆山人说,卫泾也是打破昆山状元零纪录的第一人。在他之前的570余年间,昆山地区一直没有出现过状元。卫泾这人确实了不得,他历仕三朝,为官四十余年,皇帝和皇太子都曾给他赐御书或赠匾额,享年67岁,死后还追赠太师,封秦国公,谥文节,极尽哀荣。但是,他的影响却是在他死后才慢慢大了起来,而且时间越久远名气反而越来越大,以致影响到了全中国,并达几百年之久,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关于卫泾的很多说法,有很多种版本,不过事情是由他当状元的传说引起。当时昆山民间有一句谚语,说是“潮过唯亭出状元”。意思就是潮水经过唯亭的时候本地就会出状元了,有一个叫彦平的人听到以后,立即报告知县叶自强,叶知县期才心切,马上在唯亭东霖北堍的章家桥旁建造了一座“问潮馆”,每年打听潮水的信息。这一年,潮水果然涌过了唯亭,这还是次要的,更为巧合的是,在卫泾考上状元之前,有人夜间在山峰上空见到了魁星出现!这还得了,昆山不出状元还出什么呢!

    果然,京城科考放榜,卫泾金榜题名。一时,传为天下奇闻,加上有人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编造传说,更是越说越奇。

    卫泾死后,当地人为了纪念他,在与传说中魁星出现的相对应处,建起了一座坐西朝东的三门式青石牌坊,上刻“文笔峰”三字,那座山由此也改叫文笔峰了。这是13世纪中期的事了。

    因为这个典故和传说,使得来昆山观光游览和进香拜佛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来到这里必上马鞍山,烧香许愿。文笔峰又是必到之地,而不远处的抱玉洞又是当年慧向法师驻锡开山之处,于是文笔峰是魁星显灵之处的说法不胫而走,越传越远。

    其实不光在昆山,还有许多地方都有类似的故事和建筑,比如文笔塔、文峰塔、文昌塔之类,这些都是古人美好的愿望,祈求神灵保佑,文星高照,多出人才,这也是国家之福,百姓之福。


    如果我们仔细探究起来,卫泾当状元,其实与风水、宿命并无多大关系,两种特殊的水文和天象的出现,或许也仅仅只是一种偶然的巧合而已。只是强烈的地域心理和朴素的感情,人为地将这几种难得遇见的现象捏在一起的缘故。事实上,有一些状元之所以能拔得头筹,还是因为皇帝个人喜好造成的,或者却有真才实学。这就是状元卫泾的故事,一个至今还在奉贤传诵的故事。